一轮明月

       中秋节和春节是国人最喜爱的二个节日。孙女上小学一年级,老师布置了一道社会学的作业,回家向我发问,“国人最传统的节日是哪个?”我惊讶她的班主任之有才,让幼儿从小沐浴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之中;因为是孙女第一次认真的向爷爷提问,我当然也要认真的作答。事情一旦认真起来,纠结的问题就产生了。中秋节和春节哪个更传统一点呢?一个是边关戍兵远眺故乡的思乡纪念,一个是农耕民众企盼一年风调雨顺的庆典,都与“国”和“家”有关,凡是与国和家有关的事情,才能由民间到朝庭,再由朝庭到民间的发扬光大起来,才能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民俗传承久了,就是传统,传统经文人润色,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传统文化。但孙女问我“哪个更传统一点呢?”这个问题倒是难住我了,我想也是难住社会学家了。且不说哪个节日更传统一点,就从情感上来说,中秋节是更多了一点幽幽情感的。自古别离总关情。尤其是在古代,“家书遥寄添新愁,盼复无期已白头”,唯有望月思故乡了。如果是男欢女爱之情,那就会“幽”的更深沉一点,幽到“嫦娥奔月”的程度。现在到了网络信息时代,家书一“点”就到,“吴刚”一点就见,思念之情释然了许多。这个时代网络信息扑面而来,一个念想刚生成就被另一个念想替代,思念的厚重已不复存在,中秋节的传统之“味”也不那么浓厚了。依然浓厚的倒是万众在中秋之夜还会仰望星空,期盼自己“花好月圆”。依然旷古不变的是在中秋之夜,那一轮圆圆的明月照亮着大地,照亮着万众,照亮着我们心中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