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佑中国

       国人习惯将阴历的除夕为一年的终极。去年的今天,正是新冠疫情起于青萍之末还未猖獗之时。当国人都沉浸在喜气洋洋举家欢宴,一场百年未遇的灾难已然悄悄来临。即使当初有先觉者发出了警告,也被“上级领导部门”充耳不闻。这是可以“理解”的。国人重视迎新除旧,在举国欢庆之时,这种“瘟疫灾难已经来临”的警告确实不合时宜,大有触政府之“眉头”之嫌,别说官员之痛恨,民众也是不耻的。所以,当局将警告者绳之以“警告”,民众并无不认可。除夕夜千万个家庭举杯把盏,亿万万人民观赏春晚,举国同庆一派祥和,大家在“难忘今宵”的歌声中跨入了“鼠年”。未曾想到,歌声余音未了,一场灾难已濒临天下,国人一步跨入了举世无双的“灾年”。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然后在全国各大城市接踵而至,当西方国家的个别领导人窃喜中国“倒霉”大看笑话时,这些国家也先后沦陷灾难降临,五湖四海一片狼藉。现在再来追究疫情病毒出于何国何处实在已经大无必要。这场疫情造成的伤害史无前例影响深远,是人类应该共同反思和共同应对的。工业的发达科技的进步,将城市与农村,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界限打破了。我们不仅享受到了后工业时代的福利,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人类生存危机。一场病毒疫情在数天数月就能席卷全国全球这是在上世纪是不可想象不会发生的。如果这个新冠病毒无解呢?那人类不就被击垮了吗?这场疫情虽然可怕,但比疫情更可怕的是国家与国家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以邻为壑。世界已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倾巢之下 复有完卵乎?我想大国领导人这点智慧应该是有的。这场疫情带来的灾难令世界震撼,举世痛彻。中国虽然防御疫情成绩斐然,但在初战胜利仍需努力之时,大可不必忙于输出“经验”表彰先进,任重而道远矣。毕竟死亡的那几万活鲜的生命尸骨未寒亡灵犹在,那些遇难者的家庭还沉浸在悲痛和哀悼之中,毕竟这场疫情造成的经济海啸仍在持续发酵过程中,还惊雷滚滚深不见底。我们要警醒的是,如何将那些先觉者微弱的疫情警示变成呐喊,领导者的“政治正确”变成对人民的生命负责。新年来临之际,祈盼福佑中国,“总以新桃换旧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