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美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美无类,无论俊丑,无论善恶,无论古今,无论中外,对美都会有切身感受,不会无视,而是会用心去追索。美相对于丑,永远是高高在上,让人们向往和心仪的。美是看得见的竞争力。长相俊美的男人和女人,在婚姻配偶的选择上无疑有更大的选择权,百花丛中,美丽的花卉总是更吸引眼球。但对美的欣赏和见解却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因人而异的。唐朝和汤加国以丰腴为美,林志玲在那里恐怕是豪门不娶的。蒋勋说美是看不见的竞争力,这是又深一个层次了。任何事物若赋予生命的意义,它就由直观转化为了内涵,有内涵的美才是长久,才能在心中驻留。对美的欣赏和审美观有关,审美观带有强烈的主观意向,卓别林演的无声电影《城市之光》中的流浪汉形象和张乐平笔下的三毛,因为思想深刻形象深动而打动了观众的心,产生了美感;毕加索的画作《格尔尼卡》用黑白灰三色营造出低沉悲凉的氛围,强烈的控诉了法西斯的暴行,即使画面中的人物被画家用夸张的笔法扭曲了,也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收获到美感。对美的欣赏和观者当时的心境有关。穷困潦倒时只有金钱能在他面前大放异彩,花卉的芬芳是闻不到的;战争让一切走开,胜利是最高法则,美在生命面前变得无足轻重。风和日丽时看见的美靓丽浑厚,夕阳西下时看见的美婉约隽雅,都是因为当时的心境不同。美和善是一蒂二莲。美到极致是善,因为它触碰到了心的最柔软处,那是心灵的隐秘之点,只有极美才能触碰到;善到极致是美,因为善是由内向外散发的,已经超越了表象,看完《巴黎圣母院》,谁会认为卡西莫多丑陋呢?多数的美是一眼就能看到的,比如盛开的花朵,张屏的孔雀,走台的内衣模特,但有的美是要用心体会慢慢品味的,这种美有内涵,需要有内涵的人去发现它,宣传它,广而告知。比如梵高的作品,他对世俗的憎恶,造就了无可复制的艺术语言,但他的画作在很长的时间里并不被认可,“在别人的眼里我是什么呢?一个无用的反常与讨厌的人,一个永远也不会有社会地位的人?即使这是事实,我也有雄心以作品证明,这样毫不足取的人内心是怎么样的。它的基础是爱而非恨,是热情而非冷漠。”外在的美产生愉悦,内在的美产生吸引,外在美和内在美的结合产生震撼。美到心灵的距离很短,相对于美,丑到心灵则要翻山越岭的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