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春

       昨夜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将小楼和庭院淋了个透湿,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气息,更将春寒加重了。屋子里是温暖的,舒适静謐,只有雨点敲打着窗户时才有“沙沙”的声响,但那也是微弱的,并不影响安睡。相反,雨点敲打在玻璃上有节奏的“沙沙”声,就像一首催眠曲,有助于入睡入梦乡。梦在雨中,雨在梦中。春天是萌情的季节,花开如心放,雨丝如情丝,在夜晚,在落雨时,梦也是可以生出春的,思绪长出了翅膀,翅膀上有双眼睛,眉目间传着情,心在荡漾,心的脚步也比以往加快了许多,不知奔向何处?何处是心的故乡?即使再美好的梦也有梦醒时分。春梦苦短。一褛阳光从窗帘缝隙处照射进来,将浓浓的睡意唤醒了。窗外鸟鸣莺啼,似乎是在告知春的来到。这些鸟儿从一根枝丫跳到另一根枝丫,树枝在它们的脚下颤动,树枝上满布着的嫩芽也一起颤动起来。这些嫩芽来自冬天,经历过寒冬腊月的洗礼,有幸第一次亲吻到了春天。阳光轻轻的洒落在花朵上,樱花本就洁白,被阳光轻抚后就变得晶莹透亮了,红色的海棠花高傲的抬着头,红色是鲜艳的色彩,海棠花有资本这么骄傲。那些遍布庭院里的青草密密麻麻的团结在一起,它们低调,不争春,但照样呈现出生气勃勃。庭院和隔壁二栋老洋房用红色的砖墙隔开,红墙就是双方老死不相往来的边界。此刻,那二栋老洋房静悄悄的,它们对春天的来临并不敏感。因为经历了太多的春天,春天对它们已不再新鲜。历经沧桑不仅改变了外貌,更是改变了心态,对季节的变化麻木起来,只有年轻才对春有特别的感受。和这二栋老洋房不同,隔壁院子里那棵硕大香樟树却春心萌动,张开着巨大的华冠,许多粗壮的枝干越过围墙伸了进来,绿荫笼罩了很大一片地方。香樟树在冬天依然绿叶满树。春天来临时,那些新发的嫩芽,隐藏在绿叶中,星星点点,新陈代谢是生命的本源,生机隐藏在春天的萌动中,春芽虽然开始弱小,但有一天会长成,有一天新叶替换了旧叶。春天是可以放飞梦想的季节,梦想借助春风,愈飞愈远。春天也是需要耕耘的季节,你在春天播下种子,秋天就会收获果实,春天不会骗人,你付出它就守望,春天只为耕耘者开门。多少往事在春天中消逝,多少希望在春天中迎来,春天如梦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