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母爱

母亲的衰老已是不争的事实。每次通电话她都说这电话不好听不清楚,同一句话我要说几遍才能转到下一句去。其实我明白,这不是电话问题,而是她听力衰退的问题。通话结束之前,她总要带上一句“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啊?你已经很久没有来看我了”。即使我上周刚去看过她,她还是会问我什么时候去看她?还是会埋怨我去看她太少了。这倒搞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我去看她是不情不愿,是在她的要求下完成的。她见到我自然是高兴的,照例又是老八股,翻来复去还是那几句话,诉说着自己身体多病,被疾病折磨的痛苦。我也总是以老八股应对她,说那是自然规律,就像车子开久了,零部件就会坏,即使再伟大的人,也会生老病死云云。说到这个份上,她倒也能听得明白,毕竟那些伟人都会病痛病死,她是普通人又奈何之有?她唠叨的话题,有一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也是不会嫌烦还很愿意享受着的。见面她会提起我小时候如何聪明可爱,又如何调皮捣蛋,说她是如何喜欢我,知道我的生辰八字好,将来一定会有出息。这些话在我成长过程中从没有听母亲说过,当我已过耳顺之年,听到母亲这样说,虽然觉得有点迟到了,但她说了,我还是受用的,不是因为母亲说我必定出息,而是母亲说她爱我,因为从小到大,没有听到过母亲说爱我,我一直以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缺失了太多的爱,只有沙漠没有绿洲,听到母亲这么说,顿时倍感惊喜。国人在感情表达上大多是隐忍的,我的母亲也不例外。他们只是关注孩子的吃饱穿暖,并不关注孩子还有精神需求,尤其是父母的一句暖语一句鼓励,对孩子的成长有多么重要。现在,这个成长的缺失在母亲的唠叨中无意弥补了,我感觉自己的童年和其他孩子一样,也有阳光灿烂,并不都是阴霾,幸福非常满满。人性的弱点是对别人的恩惠往往忽略又忘的快,记仇却念念不忘的长久些。我对母亲的一巴掌和父亲“毛栗子”的敲打一直耿耿于怀,而忘记了他们抚养我们的不易。我父母都是16岁从农村到上海进工厂学徒的。母亲在纺织厂做工,每天三班倒,上下班路上用去二三个小时,到家还要操持家务,实在是辛苦的很。在她是勤勤勉勉支撑着这家,在我们却觉得是天经地义受之当然,不知这遮风挡雨的暖篷是父母用辛苦支撑起来的,实在是当年幼稚的很。心释然了,看着母亲老树般皱皮的手和苍老的脸庞,我再听她的唠叨,犹如听一曲摇蓝曲,久远而美丽。